独家对话上半年公募冠军韩广哲:业绩归功于研

财联社(北京,记者 陈俊岭)讯,一切看似偶然的巧合,其背后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必然的缘由。

“我从2019年重新开始管理公募基金,经过去年再到今年,从收益率和排名角度来说还算可以,这也算是过去两年研究价值的体现吧。”在日前接受财联社记者独家专访时,上半年公募冠军、金鹰基金基金经理韩广哲谦称,并分享了他对医药板块的投资逻辑。

谈“半程冠军”,研究价值得到了体现

财联社:您目前在管的几只基金,基本上涵盖了市面上景气度比较高的医药类龙头公司。在过去十多年的从业经历中,您是否对医药类产业有更多的研究?

韩广哲:从业以后,医药类的公司有过一些研究,之前投研经历,也对医药在内的消费板块的一些公司做过研究,但坦率来说并没有那么深,因为大消费方向的公司还是比较多的。

医药公司在2012、2013年,或者说再早的时候,大家比较关注创新药,或者是有一些偏消费的,比如说品牌中药、中成药。最近几年,尤其是2015年医保改革后,创新药审评政策上重新梳理和划定后,真正具有创新能力的创新药企业开始陆续成长起来。

医药公司必须要适应市场的变化,具有持续创新能力的公司才有机会继续创造比较好的收益。要去寻找有创新能力、能够抵抗政策变化、能够持续成长的公司,这种风格就从过去偏中小市值,完全转向了市值比较大、布局比较广、全球竞争力不断增加的企业。

我们放眼望这些大市值的公司,无论是在CXO领域还是创新药、医疗服务等各个细分板块的龙头公司,最近这几年得到资本市场的充分关注,充分挖掘,股价上涨带来了市值的大幅增长。

所以这两年抓住市场的主线,进一步做研究,把过去医药板块研究的短板重新捡起来,然后去做梳理,再不断深化、跟踪,整个医疗基金的配置就会慢慢向创新药、医药研发服务、医疗服务等方向切换过来。

从2019年10月开始管理金鹰医疗健康产业基金以来,研究价值也不断得到了体现。从收益率和排名角度来说还算可以,这也算是过去这两年研究的收获。往后看,市场风格大概率也是向这个方向去走的,龙头企业在资本研发并购等各方面的优势会继续持续。

我们看国外医药巨头的话,不能简单去对标。但从长期来看,强者恒强。同时,医药大平台公司,对好的科学家团队的吸引力更大,更有实力进行前瞻性的布局与尝试,未来的机会是向大公司倾斜的。

谈逆向投资,危机带来更佳买入机会

财联社:在今年二、三月份市场大幅回撤的时候,很多基金经理承受了很大压力,能否分享下您当时的感受?

韩广哲:理念上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市场波动还没有到挑战投资框架和理念的程度。从基本面跟踪层面来说,我重点关注行业的公司并没有太大变化,但是这种市场调整也是多方面形成的。

第一,经过两年的市场上涨,确实积累了很多的盈利,相关公司年初时的估值相对在高位。在年初的时候,看全年政策环境与经营预期有一些不确定性。

当时还叠加了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向上走,包括对全年流动性边际收紧的担忧,这些因素共同决定了市场向下调整的时候就比较厉害。

如果利率向上走或者是预期向上走的时候,公司DCF模型估值会因利率上行而承压。过去估值比较高的,尤其是各个行业的龙头公司,受益于流动性与低利率水平、享受确定性增长溢价的公司,估值都会有向下调整压力。

目前,市场在大幅回撤后已有所恢复,给我们更多的启示是,你是否坚持价值投资的理念?是否坚持从基本面出发寻找比较好景气度的原则。

其实,那些好公司虽然跌下去了,你会发现它们都弹回来了。市场波动我们其实也经历的比较多,可以相对看得淡定一点。如果市场跌得比较多,估值又重新回到很合理甚至是偏低估的情况下,这个时候会偏逆向一点操作。

如果市场是比较悲观的,对于投资来说,低估的股价带来的潜在收益率是很大的。在市场低位的时候,往往需要克服从众的悲观,而要更坚定地持有。市场波动其实要辩证地来看,调整的同时也会给你以更便宜的价格,选到你看好公司的机会。

谈医药估值,分歧在于估值的容忍度

财联社:今年以来医疗行业涨势喜人,但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持续上涨,您觉得目前的估值是否偏高了一些?

韩广哲:如果动态来看,仅是属于“偏高一点”,并没有达到很夸张的位置。我重点关注的是各个细分行业的龙头公司,从细分标的来看,并没有达到很贵或者是很夸张的程度。

对组合的调整需要考虑景气度的持续性和变化,也要考虑阶段性估值的变化以及市场阶段性的情绪演化。比如说医药,像疫苗我觉得今年的景气度可能是相对确定性的。

如果说景气度下降的时候,往往是危险开始的时候,这个时候看上去估值并不是很贵,但是可能已经要向下走了。

就像此前钢铁、煤炭一样,看上去年化之后比较便宜,但是炒过一波后,面临没有后续的增量需求的情况。结合碳中和的发展目标,未来钢铁、煤炭等传统周期行业每年可能是稳定赚钱的行业,但很难给高估值。

所以,要动态地去看,而且观察市场情绪,大家都很狂热的时候,我会对组合会进行一定调整。所谓的好公司是大家共同选出来的,这么多年每个人结合自己的体系选出的公司也会有交叉,也形成了大家都持有这些公司的情况,差异就是对估值的容忍度。

比如说30%增速的公司,你的估值能接受的上限是多少?从市场结果看,只能说在估值较高时,可接受的范围内逐渐减一点。即便是2019、2020年偏确定性、趋势性驱动的向上行情,买入持有可能是好的操作,但是并不排除在你的体系之内涨得太多了,需要结合估值情况“减一减”,寻找其他性价比更优的标的。

在大家都比较狂热的时候,保持理性就是保护组合的方法;在市场悲观过度的时候,这可能又是一种获取更大潜在收益率的机会,要结合自己的体系去操作。

谈下半年市场,或延续“结构性行情”

财联社:您对下半年的市场整体趋势怎么看?

韩广哲:我觉得现在看上去关注的核心点和去年底、今年初的时候并没有太大变化,还是要结合市场的演化和经济的变化。只要疫情控制下来,复工复产,全球经济恢复是非常快的。

这种情况下,今年担忧的是两个方面,一个是政策会不会收紧;二是通胀会不会起来。因为中国去年消耗了全球很多的库存,欧美国家库存在低位,假如欧美经济快速反弹,复工复产首先要做的就是增加原材料。

我们现在已经看到,交易资金冲在前面,把大宗商品的价格已经推了起来。所以从全年来看,商品的价格或者说通胀的担心还是存在的。

从政策方面说,中国有自己的政策体系与重点工作,例如稳增长、去杠杆等。长期来看,流动性政策可能会有边际正常化的预期。

从以上推演的方向看,市场可能会有结构性的行情。公司质地没有问题、景气度比较好的公司,仍是主要关注的方向。

财联社:您的持仓属偏稳健型的,前十大重仓股基本上占比在50%左右,甚至是更低一些。

韩广哲:今年以来相对偏分散一些,当然这不是我的目标,而是说这个公司好,你就会相对多买一些,而它涨一涨比例就上去了,这是一个结果,并不是我追求的目标。

编辑 举报 分享 发布时间:07-21 15:11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