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开不出“时间的玫瑰”?_财联社

财联社(北京,记者 陈俊岭)讯,这到底是“真实的谎言”,还是投资界永恒的悖论?在这个交织着对与错、是与非的资本市场,你眼前所见的未必都是真,于是,私募老总们开始困惑、沉思与自省。

一位曾宣传“教育是永远不需要退出的投资”、并写下《时间的朋友》的顶流私募大佬,却赶在黑天鹅之前,精准清仓了教育股;另一位深爱白酒、并写出《时间的玫瑰》的私募老总,因近期净值回撤,在微博公开道歉:“我只怪我自己,在内省!”

“这一天,让我想起了1999年。那一年,互联网泡沫正在兴头上。巴菲特拿着可口可乐,眼睁睁看着别人涨……这和现在某些深爱白酒的基金遭遇是何其形似啊!”上周五,北京某私募老总如是感慨。

在这位私募老总看来,现在的泡沫程度差不多等于1999年8月,只是互联网换成了新能源车、半导体和人工智能。泡沫正在被吹大,但他可不想学巴老爷子那么傻站着:在没打算跳车之前,就是满仓!

一边是低价值跌入谷底,一边是高估值趋之若鹜,是抛弃成见,与泡沫共舞?还是傻傻地站在一旁,等待均值回归的慢慢征途?私募老总们也在积极反思、内省,并试图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

A股四季温差大,不适合“时间的玫瑰”

A股的波动,不仅体现在市场总体的大幅波动,还体现在市场风格和行业分化的极度波动。见惯了市场的无数凶险,半夏投资的李蓓很早便意识到,A股没有“时间的朋友”,也开不出“时间的玫瑰”。

最近,李蓓还认识到——如果希望在中国做好投资,不能光是选基本面相对好的公司,长期持有,还需要有能力识别系统性风险,躲开危机的暴击,这就需要懂得经济周期,懂得如何识别潜在系统性风险。

对于秉承价值投资理念的基金经理而言,他们的目标就是采玫瑰(股票),时间的玫瑰。一年有四季,只有夏天(牛市)玫瑰才开花,所以他们会去选择最抗寒的植株,耐心等待寒冬过去,夏日花开。

“他们认为自己无法判断未来是牛市还是熊市,但可以选出最优质的公司,但这样做在A股是非常困难的,中间过程异常坎坷,也容易半途夭折。因为相对于美股,A股的温差太大。”李蓓分析称。

A股夏天太热,冬天太冷。只采玫瑰的人,夏天自不担忧,但在冬天很容易因饥寒交迫饿死。李蓓认为,投资人应顺应天时,适时而采,在不同的季节做不同的事情。

如何适时而采?李蓓给出的答案是:“在春天摘桃花,在夏天采玫瑰,在秋天摘菊花,在冬天寻腊梅。”翻译过来就是:在经济衰退时买债券,经济复苏时买股票,经济过热时买商品,经济滞涨时持有现金。

“这样,我们一年四季都有东西吃,都不会饿着。”在李蓓看来,A股四季温差太大,并不适合“时间的玫瑰”生长,但却特别适合宏观对冲的生存发展。

看上去“正确无比”,却“似是而非”?!

一边是食品饮料的股价加速下跌;一边是新经济股价日日新高,不少在年初涌入白酒行业的资金开始纠结了,是不是要坚决离开这里,去拥抱新经济牛股?这个夏天,中欧瑞博董事长吴伟志也陷入了沉思。

阳光下没有新鲜事,吴伟志眼前浮现的是当时不顾一切追捧白酒资金,未来必将上演的悲剧画面。市场发展速度比以往更快了,不到半年时间,这幅画面便从脑海走到了眼前。

吴伟志坦言,包括他自己在内的不少投资者在投资过程中犯错亏钱,往往是被一些看上去“正确无比”,但实际上“似是而非”的问题所害。似是而非的关键点在于“非”上,貌似正确但本质是错误的。

谈到近期市场的策略,吴伟志的观点十分明确,但听起来又有些“绕口”——“牛市没有结束!熊市也没有结束!”

在吴伟志看来,从市场整体看,依然按照新型牛市的剧本在演绎——那些有“流量”、估值还没有泡沫化的板块,包括新经济行业,依然在牛市途中,依然要拥抱与享受牛市。

此外,不少行业目前处于熊市当中,对于这些股价与估值在下行途中的行业与公司,投资人也要保持着高度的关注,或许在未来不远的某个时点,这些“熊熊”就会变身为“牛牛”。

为此,吴伟志寄希望建设一个各行业几乎全覆盖的研究平台,就是希望在每一个关注感兴趣的领域都有长期的研发储备,当市场机会轮到这些领域时,能够实现提前做好准备的主场作战优势。

“在周期变短、一切比过往更快的年代,很难有一个长期躺赢的策略,投资策略需要及时调整是新环境所决定的,我们必须适应好。”他称。而在仓位策略上,他的原则是:“不消极、不激进,保持均衡”。

白酒股“旧城之王”,不必陷于哀伤

回望刚刚结束的7月份,A股存量博弈特征显著,市场风格从二八分化演进到更极致的一九分化。行情分化的核心因素有两个,一是缺乏增量资金,二是对增长的要求大幅提高。

“与其说抱团股在瓦解,不如说是旧核心资产正逐渐被新核心资产取代,这种取代是否合理,只有时间才能检验。”泰旸资产给最新一期月度观察,命名了《旧城之王,不陷哀伤》的标题。

增量资金的缺乏,使得A股市场从“称重”转向“选美”,虽然“茅指数”的大部分个股在未来依然存在不低的胜率,但不算太高的赔率对于“稀缺”边际资金的吸引力下降显著。

有限的边际资金在尽量规避各种政策风险的同时,需要寻找更高的增长以实现更高的赔率,所以,政策面受益、成长性强的半导体、光伏、新能源车及其产业链在7月份大幅跑赢传统行业。

在A股历史上,金融地产周期类个股随着中国投资增速的放缓,估值中枢整体下移之后再未回到2007年的水平,白酒在经历塑化剂、限制三公消费的阵痛之后重新迎来5年的白银周期。

在泰旸资产看来,无论是金融、地产等价值“老白马”,还是以茅指数为代表的“旧核心资产”,亦或硬科技、碳中和等“新贵”,都需要靠持续的增长为自己在核心资产的名单上保留一席之地。

“王权没有永恒,企业需要进化,作为投资者更需要积极应对世界的变化,加快对新兴产业的学习。”泰旸资产表示,他们将坚守能力圈,但也不会固步自封,不断迭代自己的知识和认知。

“茅、宁”王朝更替的内在逻辑

“若干行业政策调整背后有一条共同的线索,就是消除负外部性、破除垄断利润。虽然种种政策的推出短期内给行业带来阵痛,但有利于行业的长期发展及经济整体稳健运行。”源乐晟在月度策略中称。

无论是“531新政”取消光伏行业补贴,加快了光伏平价时代的到来,还是“医药集采”掀起医药行业的创新浪潮,一切过往迹象都表明,正确把握行业大趋势的优秀企业家往往可以利用这些机会脱颖而出。

回到眼前,近期的“双减”政策可能会使得政策友好型行业和政策限制型行业的估值差异拉得很大,前者会持续获得政策的鼓励,后者会有“双减”黑天鹅的心理阴影。

从过去几个月的情况来看,市场的运行方式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市场从“茅指数”切换到了“宁指数”。这里面除了基本面因素的影响,还有估值因素的影响。

过去几年,稳定增长类公司持续提估值的空间已然不足,今年出现了普遍的降估值。当然估值和基本面往往是对应的,那些基本面增长没有出现问题的行业依然保持了较高的估值,如新能源车和光伏产业链。

“对于市场的变化,我们的投资思路是力争在主流赛道里寻找被低估的公司,在非主流赛道里寻找被错杀的基本面强劲的公司。我们认为,在这两方面都有广阔空间可以有所作为。” 源乐晟称。

编辑 举报 分享 发布时间:08-02 15:25

0个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